吴文化网站--首页
     
 
师法园林 熔铸开新
——陈国中书法之管见
马亚中( 苏州日报.2017/9/2 )
[标签] 园林书法;书法艺术
  国中兄是南京大学丁帆教授的高足,爱好文学创作,却在书法界出了名。我本是书法的门外汉,因朋友中有个陈紫东是个具有浪漫精神的个性强烈的书法家,而激发起我对于书法的兴趣。
  书法是一种写字的艺术。首先是写字,不是画符。这似乎很明白,不成问题,但由于不少批评家过分强调书法是线条的艺术,而忽视了甚至是无视书法首先是写字。书法既是写字,就要做到符合文字学的规律,就有六书八法。书法家可以不是文字学家,但需要懂一点文字学,写出来的字再狂再草也要可以识读,这样的书法就有“学理”“学脉”。
  同时,书法又不只是写字,还是艺术。什么样的艺术?是用毛笔蘸墨书写出来的艺术。这里有两方面的问题需要强调,一是使用毛笔蘸墨来书写既开辟了书写无限变化的可能,又有了笔法和墨法的制约;二是作为艺术就一定要有强烈的个性,它是唯一的,不可复制的。
  但是书法作为艺术一定具有强烈的个性,那么是否就意味着可以闭着眼睛任意涂鸦呢?当然不是,但当代却有不少书家打着表现个性或者是创新的旗号,像发羊痫风一样挥毫泼墨,敝以为这可称之为“行为艺术”,但不能算是书法,书法有“法”。
  那这个“法”又是什么呢?这个法最为玄妙,最难说清。不只在甲骨金石,也不只在魏晋唐宋,而又在甲骨金石、魏晋唐宋,只有转学多师方能把握书法之法。但是,如果只有甲骨金石、魏晋唐宋是书法,那么就没有我的书法,也就没有苏黄米蔡、祝王徐董,书法之道也就早已衰亡,所以必须要扬弃前贤,不断突破创新。只有无不学,无不舍,才能体悟书法之大法,才能由通而变,把强烈的个性通过书法之法表现出来。
  扯了那么多虽然还没有说到正题,但却有了品赏国中书法的理由。首先就技术的层面而言,国中兄几十年如一日刻苦训练运笔技巧,已臻炉火纯青,笔墨在他腕下真可谓得心应手,随心所欲。他能侧锋中用,运墨如金,起承转合,如意而行,这是很多人都做不到的。国中非常讲究书法线条的出新,其粗笔虽疏淡却沉稳扎实,如生漆咬合纸背,万豪齐力,而细笔则如钢针铁丝坚紧而有弹性,粗细虽反差极大却又自然和谐,张力弥满,形成了独特风格,在历朝历代那么多法帖中脱颖而出,具有极为鲜明的个性,使人一眼就能看出就是陈国中!记得郁达夫论做诗的一个秘诀说:“我觉得有一种法子,最为巧妙。其一,是辞断意连,其二,是粗细对称。近代诗人中,唯龚定庵,最擅于用这秘法。”这句话也可以用来形容国中书法。除了笔墨功力深湛,国中的文字学基础也很好,他写的行草,虽然变化舒放,但都有来历出处,并非野狐禅。这句话说起来似乎容易,但现在书法名家写错字、乱写字的还少吗?
  当然,仅从技术的层面来评赏国中书法显然是不够的,国中有远大的追求。庖丁为文惠君解牛,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文惠君赞扬说:“善哉!技盖至此乎?”可是庖丁并不满意,回答说:“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同样国中也希望在书法艺术上(而非技术上)有自己的成就。国中书法以二王作为造型底色,内擫外拓,却又凭借侧锋中用把金冬心的漆书碑意融入行草,方圆向背,以气灌注。二王与金农无论在线条形体、笔墨取势,还是风格追求等方面都反差极大,能将二者融为一体而达到和谐自然之境,不能不让人叹为观止!什么是创新,这就是熔铸陶冶,在对立统一的辩证生发中的创新。
  国中是苏州人,苏州是中国士林文化第一城。文雅内敛的书卷气是这个城市的底色,而苏州的园林就是这种士林文化的集中体现。国中书法在风格境界的追求上始终把园林作为精神家园。苏州园林“虽为人做,宛自天开”;巧于因借,虚实结合;诗情画意,曲折含蓄;既体现“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的儒家“君子比德”观,又抒发道家“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的“逍遥”意。完美的园林通过其艺术经营突破有限的围墙,导向无限的时空,使人能够获得在拘仄中追求无限,在桎梏中追求自由,在封闭中追求旷远的精神超越。而国中的书法文雅清秀,书卷气十足,其结构造型取法园林布局的疏密有致、计白当黑,运笔着墨又追求园林意境的淡远含蓄,在精神上既有儒家的自律又有道家的洒脱,可谓深得苏州园林之神髓,称其为园林书法真是当之无愧。当然国中在艺术道路上下求索,还任重而道远,作为一个大家不仅要有自己鲜明的个性风格,而且还要具有丰富多样性,苏州园林不仅有山水回廊、亭台楼阁的曲径通幽,还有书画园艺的点缀布白。书法艺术也是博大精深,茫无涯涘,永无止境。

▲陈国中园林书法:江山如画
陈国中书法作品:天净沙
 
     扫一扫,更多精彩就在: 吴文化网站--首页吴文化网站        吴文化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