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化网站--首页
     
 
用岁月织出一段“秀美绮罗”
木渎非遗传承人与罗结缘20多年,年销售各类产品60万米
范易;陆珮琳( 姑苏晚报.2017/9/12 )
[标签] 名贵织物;罗;非遗
  绫罗绸缎,自古就是富贵奢华的代表,又以罗为最。罗,是一种起源于6000年前,以桑蚕丝为原料,采用繁复绞经罗组织的名贵织物,因其质地轻薄、丝缕纤细,穿着舒适、凉爽,是制作夏季衣物的上上之选。但相对于其他面料织物,罗的制作工艺更为复杂,成本也更加高昂。目前,苏州全市范围内制罗企业屈指可数,能形成规模化、量产化织造罗产品的,仅有位于吴中区木渎镇的锦达丝绸。
 
  二十年沉淀出一匹好罗
  产品占日本市场60%以上
 
  走进锦达丝绸,记者就被公司内摆放的各色造型精美的宫灯所吸引,柔柔的灯光透过轻薄的“布料”,折射出不同的纹理,斑驳的灯影仿佛穿越时光而来。今年59岁的“吴罗织造技艺(五经花罗)”非遗传承人朱立群说,这宫灯用的布料便是“罗”。如今,研究苏罗已经成了朱立群生活中的一部分,提起与苏罗的结缘,他打开了话匣子……
  1976年,朱立群进入原吴县丝织二厂,成为一名织造车间机修工,也就是这一次经历,让他和罗结下了不解之缘。“现在回想起来,很庆幸当时能够到二厂上班,是那次机会,注定了我终生的苏罗情结。”进入二厂后,朱立群很快就对丝绸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喜欢那份工作,便没有多想,只是一心想把工作做好。”机修工、挡车工再到车间主任,朱立群用了20多年的时间在各个岗位历练,练就了一门织布制锦的好手艺。
  或许是对家乡的情谊,朱立群看到了罗的生命力。1996年,朱立群开办了吴县锦达丝绸工艺厂,厂房就设在木渎。凭借着一身手艺和一个灵活的头脑,锦达生产规模不断扩大,2003年,锦达丝绸迁至金桥开发区。经过20多年的发展,锦达丝绸拥有织机108台,完整的真丝准备加工设备80台,主营横罗、直罗、变化罗、提花罗、宽幅的提花纹纱等真丝产品,全年销售产量达60万米左右,主要出口日本、韩国,其中生产“罗”类产品占日本市场60%以上。其“吴罗织造技艺(五经花罗)”获批吴中区非物质文化遗产。
 
  一丝一线诠释“工匠精神”
  设计织造机提高生产效率
 
  五经花罗,是吴罗中织造难度极高的一种。与二经浮纹罗及三经斜纹花罗不同,它经过挑丝、浸泡、脱水、络丝、初併、初捻、定型、复併、复捻、倒桶、整经、摇纡到上机织造等几十道严格工序的精雕细琢,通过经线绞转与纬线交织,形成绞纱孔,并根据织造前需要图案花纹,对织物结构进行分析,列出与平纹、斜纹、缎纹等组织之间的绞织工艺,画出绘图,设计出门幅、经纬密度、筘号、原料规格、粘度大小、配色要求等等,制作软综翻片或花本,再织造而成。
  问及如何复原出五经花罗,朱立群说,2005年的一次偶然的机会,在日本出行的他,发现和服腰封上的花纹制作的手法与罗的织造手法非常相似,这块织物的立体感和丰满度正是当时朱立群所想展现的,当即,他便决定要复原这种织造技艺。朱立群将从日本带回的布料进行拆解,不断在纸上演练,寻找这些经线相绞的规律,经过梳理后,朱立群发现了这之中的规律。
  那么,现有的织造机器如何织出“五经花罗”呢?朱立群将织机进行了改造,经过多次试验和不断调整机器的结构,他设计制作的织造机器终于成功运作了。经过改造后的织机,改变了原先经线的排列顺序,在能够保证质量的前提下,提高织机的生产效率。
 
  传承创新中焕发新生机
  将罗融入日常生活用品
 
  为更好的推广花罗,近年来,锦达丝绸积极推动花罗进入日常服饰运用中。朱立群坚持时尚与传统技艺相结合的理念,带领团队成功开发了珠光粉印花苏罗,通过省级新产品鉴定,其中,木槿繁花、春风柳絮苏罗面料,还荣获了中国四季丝绸面料创新设计大赛的金奖和创新奖。
  “我们还设计了书签、笔记本、罗灯、罗扇、钱包这些贴近生活的小物件,希望能让普通老百姓通过它们了解苏罗,爱上苏罗。”作为木渎本土企业,锦达丝绸还将木渎元素融入创作,天平红枫、永安桥都成为罗巾上一抹靓丽“风景”。“作为一个丝绸人,我将传承、恢复、创新6个字作为毕生的追求;作为一个木渎人,我希望能将丝罗做成木渎的标志,想到丝罗就想到木渎,想到木渎就是丝罗。”朱立群说。

 
     扫一扫,更多精彩就在: 吴文化网站--首页吴文化网站        吴文化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