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化网站--首页
     
 
王谢长达和她的科学家族
以一己之身抚养四子五女成才所生子女几乎全部投身教育科技事业
竺清
[标签] 吴地才女;姑苏才女; 吴地女子; 民国女子;苏州女人
 
  丈夫死于悲愤

  1895年,王谢长达的丈夫王颂蔚去世,享年仅48岁,死于时疫,更是死于极度悲愤绝望。甲午战争结束,清帝国最终惨败给日本,而结果他早已预料。王颂蔚生前在军机处任章京。大战爆发,需要根据前方战报实时制定策略、统领大局的军机处居然连战场高丽(朝鲜)地图都没有。他向军机大臣翁同龢进言后让北洋送来的高丽地图却是“不开方计里,疏略殊甚”,没有精确标注,毫无使用价值。王颂蔚只好自行搜寻地图。恰有友人从日本归来,行李中夹了份报纸,附有高丽地图,“凡铁道,港口,电线,一切皆罗列”。清政府最高中枢权力机构军机处找不到的详细高丽地图,却出现在日本公开发行的报纸上。他不能不叹:敌人谋之非一日,我乃临渴掘井,如何制胜!
  王颂蔚年轻时就读苏州正谊书院,是近代改良主义先驱冯桂芬的得意弟子,二十岁时就由冯聘请修撰《苏州府志》,后得中进士,撰写《周礼义疏》及《明史考证捃逸》若干卷,同叶昌炽、袁宝璜合称苏州三才子。王颂蔚素来壮怀激烈,曾想当一名为民直言极谏的御史,1892年他以第一名成绩通过考核。军机处却因他工作出色不肯放人,王颂蔚的御史梦破灭了。他任户部郎中时曾做过工程监督,拒不收取提成,这在腐败制度化的晚清官场是难以想象的。重臣翁同龢、潘祖荫是王颂蔚的同乡、座师,潘祖荫还与他沾亲带故。不为讨教学问,王颂蔚从不上这两位的门。1890年,蔡元培参加会试时,考官是王颂蔚。蔡的首场试卷完全没按八股文程式写,却恰恰打动了立志“开贤良、登俊良、讲求实学”的王颂蔚。“二、三场卷,则引经据典,渊博异常。(王)遂合三场试卷,盛为延誉,郑重推荐。”蔡元培交了离经叛道的试卷,自以为必定落选,已经回乡,两年后他再次赴京补复试,应殿试,终成进士。
  纵使才华过人、秉性正直,王颂蔚却无法在自己所处的时代实施抱负。战败议和,他难以承受,在盛年含恨而死,留下警世之言:今之败绩,徒归咎于师之不练、器之不利,犹非探本之论。频年以来,盈廷习泄沓之风,宫中务游观之乐,直臣摈弃,贿赂公行,安有战胜之望?此后偿金既巨,民力益疲,恐大乱之不在外患而在内忧矣。

  组织放足会

  与他结发二十多年的王谢长达和九个孩子陷入无尽悲痛。为母则强,王谢长达接替亡夫成为家庭的顶梁柱,带着孩子回苏州十全街清贫度日,辛劳操持家务,抚育教导子女,悉心照顾丈夫的祖母。
  此时中国在向近代化转型。王谢长达是王颂蔚志同道合的伴侣,在政治中心北京耳濡目染了当时最进步的维新思潮。家乡苏州临近洋场上海,又是通商口岸,成为西学东渐的窗口。沐浴过新思想的王谢长达不会再演传统寡妇关在家里聊度余生苦挣贞洁牌坊的悲剧。她认为“朝廷柄魁政者昧于世界大势,眈于逸乐,置国计民生于不顾,朝政日非,外祸日亟,丧权辱国之事楮墨难宣,上下相蒙,恬不为耻。”如不变革这个病入膏肓的社会,中国恐怕将陷入亡国危机。大量西方女杰事迹通过报刊传入中国,中国本土纷纷涌现旧日从未有过的女性豪杰志士。受此鼓舞振奋,王谢长达急欲抓住时机,积极行动去改良社会,挽救倾颓的国势。
  1901年慈禧下诏变法,要“取外国之长”、“去中国之短”,实施“新政”。通令各省劝导妇女不再缠足。旧礼教的束缚难以轻易摆脱,已缠足的妇女不愿“解放”,幼女仍被强迫裹脚。“愤国势之凌夷,怜女界之沉沦”的王谢长达决定自上而下引导社会风气废除缠足。年过五旬的她凭诰命夫人的地位,以身作则亲自放足,动员数十名官员士绅女眷参与,其中不乏六七十岁的高龄者。为将活动展开,王谢长达组织放足总会,自任总理,将会员组织到她十全街家中,对比展示她放足前穿的“弓鞋”和放足后穿的宽大舒适的缎鞋,以说明放足后可以行动自如。她对会员们讲道理:路都不能痛快地走,怎么可以做事业呢?放足总会将放足办法,印成“说帖”,去里巷街坊挨家挨户说服。苏州无人不知有个“王三太太”劝导放足。苏州各地的放足分会也建立起来了。王谢长达便亲赴苏南各乡镇乃至苏北解救妇女。

  办学教育女子

  放足会的章程写道:中华闺阁,大半不学,固陋甚多,缠足特其一事耳。而必以学塾为归墟,始克尽祛积习。1897年,放足会的同仁江漱芳便已创办了名叫兰陵女学的小学堂。其后美国教会创办景海女塾。南社志士也陆续在吴江、苏州等地建立多所女校。王谢长达认为“三吴素号文物之区,而女学寥若晨星”,少数几所稍具规模的女学都是外国教会开办的,不完全适应本地社会需要。从缠足陋俗里解放出来的妇女“肢体完善固为莫大幸福”,“不学无才终为社会诟病。”她决定亲自办学以教育女子弘扬女权,获得陈星昭、周修辉、严爱贞、潘桂馨等协助,捐募千数百元,在严衙前东小桥租赁校舍。1906年9月1日,振华女子两等小学堂成立。当时苏州女童只在家族内接受教育。办校之初仅招来五名学生,而且还有一人中途辍学。经过不懈努力,振华女校办学走上正轨并渐有声名在外,第二年就增设主要培养小学师资的简易师范科。“虽规模初创,负笈就学者踵趾相接。”王谢长达的家族成员和亲友子女纷纷来到振华接受新式教育,其中包括她自己的女儿王季山、孙女王淑贞、儿子王季同继妻管尚孝等。第三年,江苏巡抚程德全、按察使朱家宝、苏州知府何刚德等先后来校参观,极为赞许,拨给每月经费银二百两。有了经费,振华女校得以增加学生名额,逐渐改进学科。民国成立,原来清政府的补助金被裁撤,王谢长达以私蓄勉力支撑。江苏省立第二女子师范在苏州成立后,振华女校的简易师范科并入其中。江苏省立第二女子师范创办苏州最早的蒙养院(幼儿园)后,振华女校也随即开设。此期间王谢长达将校舍迁回十全街私宅。1917年,女儿王季昭、王季玉留美归来任教于振华女校,王谢长达将校务过渡给季玉管理,但仍关心学校事务。她将七十大寿所获礼金悉数捐给振华。振华女校由王季玉这位当时最先进的教育人才领导,在老校长王谢长达毁家兴学、辛苦打下的坚实基础上更上一层楼,开启新篇章,迈入提供更完善近代化教育的女中时代。许多和振华同期或更早创办的女校,却早已风吹雨打去。

  提倡妇女重视职业

  王谢长达是伟大的教育家,也是伟大的母亲。她以一己之身抚养四子五女成才,所生子女几乎全部投身教育科技事业,开创了近代中国最显赫的科学家族之
  一,创造了无数个中国第一、世界第一。崇尚实学的王颂蔚曾呼吁士人学习测量、化学、光学等技术。王谢长达便有意鼓励和引导教育子女研学科学技术,获得可喜成果。家族中各学科开创人、重要专家不计其数。孙子王守觉、王守武、外孙女何泽慧都是中国院士。重孙王义翘是美国国家工程科学院院士,美国艺术和科学院院士。后人们回忆往事时,不约而同地提到王谢长达对他们成才的深刻影响。家族中的女性获得充分的受教育机会。王谢长达五个女儿有三个赴美深造,一个就读清华。第一批获得官派留美资格的四名女生中就有她的次女王季茝,后成为中国第一个化学女博士。王谢长达的第三代后人中涌现王明贞、王淑贞、何怡贞,何泽慧、何泽瑛等顶尖女科学家。
  王谢长达一生都在为张扬女权而奋斗,并热心公益事业,辛勤办学与积极参与社会活动并行不悖。1905年,王谢长达与沈蓁庭、江兰陵、蒋振懦等成立女界集议会,以此作为“振兴女界之基础”。会员有200多人,王被推举为会长。号召抵制美货以抗议出台排华政策的美国政府。1905年到1906年,江浙绅商分别集股成立了商办铁路公司,欲修筑沪杭甬铁路。英帝国主义加以干涉,宣称清政府已将路权让给英国。清廷提出以英国资本为主江浙绅商搭股开办的卖国主张,激起各界抗议。1907年上海设立女界保路会,王谢长达主导的苏州放足会、振华女校均派代表参加,她还与苏浙各地女界领袖联名发起创办女国民拒款公会,并到卖国贼邹嘉来家中当面斥责。1909年,谢长达和沈孟渊发起成立女工崇实会,提倡妇女重视职业,自强自立,以开公司、商店、工厂等方法为女界谋生存之幸福。
  1915年,王谢长达与杨达权、卫更新、李师德等发起成立女子公益团,被公推为团长兼德行部长。她又担任女子北伐队苏属队长,曾亲率女子一百五十余人筹募军需,支援辛亥革命。孙女王明贞回忆:逢到邻居或亲友中有丈夫欺侮妻子或主人虐待女仆之类的事,祖母总要出来抱不平,有时甚至亲自去当地政府替受害者告状。当时苏州有许多人称她“王老虎”。王谢长达将受虐婢女盛凌云带到法院取得胜诉恢复自由,规劝宠妾欺妻者改过促成夫妻和好,筹款修筑街道河岸,解衣推食救济穷苦,灾年施舍棉衣粥饭药品。对无力求学的贫家子女,她或保送其入小学读书,或保送入医院学习看护。1919年她作为女子公益团代表参加苏州各界联合会参与公共事务管理。王谢长达寿至八旬时,子女劝她颐养天年不必再参加社会事务,“然每有以公益事请助者,仍匡襄不倦,虽病不辞,当其发觉中风之日,犹力疾参加女子公益团常会,归即卧床不起,阅两旬而长逝,享寿八十有六,真可谓鞠躬尽瘁者矣。”次年(1935年)1月19日,振华女校举行王谢长达先生追悼会。蔡元培在会上发表演说,称赞长达先生对男女平权做出巨大贡献,即放足会让女性获得身体上的平等,女子公益团让女性获得经济上的平等,振华女校让女性获得受教育的平等,并对王季玉女承母业深表敬意。追悼会所收礼金,遗嘱悉数捐给振华女中,设立长达清寒奖学基金,以慰王谢长达生平夙志。

王谢长达,清末妇女运动领袖,原姓谢,字铭才(1848~1934) ,祖籍安徽,迁居苏州。早年随夫内阁侍读学士王芾卿在京居住多年,夫殁,乃南归。


  
 
     扫一扫,更多精彩就在: 吴文化网站--首页吴文化网站        吴文化微信号